壹流品德、壹流品质、壹流品位、壹流品牌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新闻动态 >> 壹品文化

岭树重遮千里目,江流曲似九回肠。共来百越文身地,犹自音书滞一乡

2019-05-29 刘刚 46

  

五月来琅勃拉邦,不是来错了地方,而是来错了时间,“岭树重遮千里目,江流曲似九回肠。共来百越文身地,犹自音书滞一乡。”柳宗元才走到柳州,就已经哀声一片,开始惦念故乡,估计他也是热得不行了。我们这又向南走了不知道几千里,自然越往南越热。老挝的这几天行程,确实有酷暑难耐的真情实感。

但是错的时间里面也可以做对的事情,我们的旅行依然圆满。当乘船游览湄公河两岸的风光时,发现这江上的清风颇能消暑解热。当地人也许并不会以炎热为苦恼,一方面世代身处其中,已经习惯了这种气候,另一方面他们自然比我们这些游客更加懂得哪凉快哪待着,关键是他们能知道哪凉快!船在河中缓慢行进,湄公河两岸不时在绿树丛中染出一片火红的凤凰木,凤凰木下,一般会有一座白塔,那是当地人的安息之所。生于斯葬于斯,逝者如斯。

老挝的皇宫,也是他们的博物馆,不让拍照,记得参观了国王和王后的卧室、他们的服饰、法国画家给画的壁画,还有铜鼓等乐器以及一些比较精致的佛像、刀、器皿等。全部是真迹,没有仿制品。

光西瀑布充满野趣,不以宏大壮阔见长,但是溪水清澈纯净,从山顶层叠而下,自成一景,到山根,溪水集聚在一个深潭里面,成了一个天然的泳池,当地人带着酒和垫子,在水边饮酒消闲,时不时跳进水里游一圈,优哉游哉,自得其乐。我们的人也去游,游泳在其次,图一个乐呵,换衣服比较窘迫,溪边小路旁在水泥平台上面修了一排像公厕一样的小隔间,因为嫌弃其简陋,没有换衣服下水,无缘野外游泳之乐,憾事!为了弥补缺憾,晚上回酒店后,带着儿子到酒店的户外游泳池补了一课,还乘机教会了儿子游泳,幸甚!

湄公河岸边的晚餐别有风味,清风徐来,波光粼粼,一架竹片制作的打击乐器,加上一个鼓,美妙的旋律便喷涌而出。吃饭期间,我们每个人耳边被插上一朵鸡蛋花,轻歌曼舞,好一顿消遣。音律也是文明的象征,这里的建筑虽然结构简单,但是寺庙和皇宫装饰的金碧辉煌,色彩鲜艳,图案和花纹造型优美,我见到的绘画作品虽然拙朴,但也有简约自然之美。音乐、绘画、建筑这些艺术的载体最能够体现出一国、一地的文化特色。这里的文化可以用简单形容,但是并不简陋,从他们祥和安宁的面容推断,佛教文化确实深入骨髓。佛教确实倡导人要过简单的生活,清心寡欲,但是如此又会导致强敌觊觎,受人欺凌。佛陀在《佛说法灭尽经》里面预言佛法将最终灭尽,“魔作沙门,坏乱吾道,着俗衣裳,乐好袈裟,五色之服,饮酒噉肉,杀生贪味。无有慈心,更相憎嫉。”可见这种简单的生活多么难得,能有机会如此生活,幸甚!

向僧人布施供养是导游推荐的旅游项目,导游叫堆堆,祖籍湖南,但是已经成为了纯正的老挝公民,她强调这里是佛教国度,人民淳朴善良,生活节奏慢,幸福指数高。导游让游客坐在小凳子上,有专人提供布施的糯米饭,一勺一勺布施给结队走过的僧团,头一拨布施的糯米饭导游给过钱了,再要供养布施得自己付钱,僧人一过,当地人便找来算账,游客也是顾客,布施省略了礼仪,显然已经做成了生意,商品经济冲击着古朴的社会,瓦解指日可待,但愿这种古朴能保留的长远一点。释迦摩尼佛涅槃后,佛的遗教经过三次集结,在集结经文过程中,由于对教义主要是戒律的理解不同,佛弟子内部发生分歧,一部分长老弟子坚持一字不改,坚决执行佛陀留下的全部戒律,是为上座部,一部分年青弟子认为可以舍弃小小戒,是为大众部。上座部传承到了中南半岛和斯里兰卡,是为南传佛教,大众部自西域和喜马拉雅山传进中国,是为藏传和汉传佛教。汉传佛教称南传佛教为小乘佛教,自认为是大乘佛教。老挝的佛教僧团修持的是上座部佛教。佛教分成多样,但是成佛的标准只有一样,因此无需分别,这叫不二法门。佛、法、僧是佛教的三宝。僧人续佛慧命,弘扬佛法,因此布施僧人功德无量,尤其是供养持戒森严的清净福田僧,可以获得大福报。布施供养罢,汽车将众人接到了早市,早市设在一座寺院的围墙外面,出售各种菜蔬和活物,与我们的农贸市场别无二致,唯一不同的就是物产迥异,堆堆买了一只活鸡,据说还有卖活着的雏鸟的,毛还没有长出来,就被抓来销售,极其残忍,与慈悲的佛仅一墙之隔。人类总是煎熬在善恶之间。人不能完成自我救赎,佛也无奈,眼巴巴的瞅着无缘之人往复生死轮回。

参观织布村时,遇见了中午回家休息后上学的几个小学生,带着红领巾,和他们打招呼,立刻得到热情的回应,然后蹦跳着地走了。织布村里面最吸引我的是那个手工造纸的店铺,木门白墙,简朴实用,店铺里面有手工做的桑皮纸、上面点缀着鲜花的花瓣,还有树叶,排列成有规律的图形,除了纸张,还有用桑皮纸装订的本子,还有用桑皮纸作的画,有佛像、人物、场景,画风质朴,画作没有署名,落款只写老挝的英文名称“laos”,出于好奇,我问店铺里面张罗生意的女子,她仅能听懂简单的英语,连说带比划,终于明白我想问画的作者是谁,于是她把我带到了门口正在作画的一位女士跟前,我把选好要买的几幅画递给她,希望她签署上自己的名字,于是她一笔一划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每一幅画作上,末了我们一起举着画合影留念。当我转身,她们叽里呱啦大声说笑,虽然听不懂,但是猜想肯定是谈论我刚才的举动,哈哈,总有一天,他们会见怪不怪。

辞别老挝的地点是一家咖啡店,品尝了老挝的咖啡,香味浓郁,不加糖也非常好。咖啡店欧式风格,进去让人误以为到了一个欧洲小镇,里面有当地人在喝咖啡聊生意,我们人多,显然破坏了这里了的宁静,一顿喧闹后,直奔机场,把宁静安详还给了这座慢节奏但是很热的城市。湄公河上的落日余晖和椰林中的旭日朝霞都看过了,匆匆三日,浮光掠影,祝福这片清净的土地,佛法常驻,国泰民安。